外资大规模逃离日本 做空日元者获利丰厚

2013-11-28 11:11:28来源:华夏时报

  做空日元再度流行。

  来自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数据表明,截至11月19日,投机者做空日元的头寸短短一周就增加了21亿美元,投注总额达到140亿美元,这是继去年年底索罗斯成功狙击日元后,日元再次遭遇疯狂做空。

  事实上,日元今年已经暴跌了15%,为1979年以来的最大跌幅。截至11月27日记者截稿,美元兑日元已升至101.57。

  “日元的疲弱持续不减本来是件好事,但因为空头的剧增,我们反倒不能指望看见一个直线运动了,这种像商量好了一样的交易一点都不让人感到舒服。不过我们仍会为日元的下一站——疲软做出充足的准备。”兴业集团货币策略主管基·查克表示。

  做空者获利丰厚

  年初成功狙击日元的索罗斯,一年来一直被视为对冲基金的榜样。这位83岁的老人在去年11月到今年2月靠做空日元而劲赚10亿美元的消息,最近已获得了一位接近这个富豪家庭办公室的知情人士证实。

  跟着索罗斯的人也沾光不少。索罗斯基金的前首席策略师斯坦·德鲁肯米勒,这位在1992年与索罗斯并肩狙击英镑的老部下,也在做空日元中获利丰厚。德鲁肯米勒同时还是杜肯资本管理公司的创始人,他在9月时承认,他的公司也是一边做空日元,一边做多日股,而这一操作方式与索罗斯如出一辙。

  还有丰泽宏观基金,该基金是由迈克尔·诺沃格拉茨和亚当·莱文森操作,掌管着38亿美元的资金规模。该基金一直以来也在做空日元,并在去年日元下跌了13%的过程中成功获利。

  有人欢喜有人愁,在日元做空者赚得盆满钵满之时,做多者的日子则很艰难。

  有消息称,高盛今年三季报让人大跌眼镜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关键部门——固定收益、货币及商品部的业绩下滑得厉害,而究其原因,是一个与美元和日元相关的结构化外汇期权交易遭遇了重大损失,亏损超过10亿美元。

  10月初的时候,该公司的外汇策略主管汤姆·斯托尔珀发表了对外汇交易的讲话,他推荐在97.3日元的价位做多日元,目标价位94日元,止损位为98.8日元。以如今101日元的价格来看,若真按其思路操作,一定亏损不少。

  固定收益、货币及商品部一直是高盛业绩的重要贡献部门,去年同期的营收达到22亿美元,今年二季度更高达25亿美元,谁也没想到该部门竟折戟日元,三季度营收仅不到12.5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,几近腰斩。

  据悉,他们之所以看多日元,是因为押注美联储削减QE,而当联储意外宣布维持QE规模不变时,一切都化为泡影。

  来自布伦博格的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,日元的持续贬值已经使其成为继南非的兰特之后该机构追踪的16种主要货币中表现最差的货币。

  “每个人都希望美元对日元走高,每个人也都实现了他们的愿望。”法洛斯贸易公司董事总经理布拉德·贝克特尔称。

  外资大规模出逃

  “投资者应警惕随大溜。有时越是看起来肯定的事,越难得到那个肯定的结果。”德意志银行外汇策略主管亚伦·拉斯金说。

  有数据证实拉斯金的说法有一定道理。2007年7月,当对冲基金和其他期货商最后一次看空日元时,日元逆势上涨了3.8%,并在此后几年内收获了23%的涨幅,成为1987年以来最强劲的一波上涨。

  然而近日,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,目前日本经济正在温和增长,朝2%的通胀目标前进,预计达成通胀目标的时间可能在2014财年末或2015财年初。黑田还强调,日本央行决定维持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,并且如果2%的通胀目标受到威胁,将进一步扩大宽松。

  长久的货币贬值,正让资金流出日本。根据位于东京的财务省数据,截至11月15日,日本投资者买入约3500亿日元的外国债券,这已是连续第六周的净债券购买。而日本人寿保险和保险基金的超级容量可能让此类趋势不断延续。“日本的产业已被大范围挖空,导致大规模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出。”拉斯金表示。

  “日元的下跌与迟来的日本通胀预期上升有关,三季度日本通胀率上升与其他主要国家的通胀下滑形成鲜明对比,而且日本贸易账状况进一步恶化。”苏格兰皇家银行外汇策略师格雷格表示。

  “但由于市场目前并不相信日本央行实际上能达到2%的通胀水平,就通胀预期而言仍有上攻余地。这意味着黑田的讲话仍然有潜在的边际效应。”德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师乌尔里希分析,黑田心知肚明口号也是干预市场的重要工具。

相关内容